• 注册
  • 散文随笔
  • 今日 0
  • 帖子 4296
  • 关注 44
  • 分享赚RMB

  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关注:44 内容:4296

    之所以要悄悄的说,是自己都为自己的这些想法感到可笑和脸红。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散文随笔
    •         前天和山友一起行走花豹冲,绿荫斑驳,山石奇异,心情特别好。走了一上午,开始了快乐的野餐时间。吃过了,就觉得嗓子上象粘住了什么东西,使劲咳了几下,喝了些水,也没管用。但紧跟着大家又出发了,在大家的说笑中,就忘记了,似乎没什么感觉了。回得家来,脏兮兮的了,赶紧洗澡,在浴室镜子前,张开嘴一看,扁桃体应该是肿了,而且明显的扁桃体上类似息肉的一块深色的肿块,以为是什么粘在嗓子上,还找来镊子钳了钳,感觉吞咽更困难了。在浴室磨蹭了好一会,想来时间晚了,明天再说吧。于是抱本小说就钻进被窝了。一天走山下来挺累的了,或者小说看得愈加精神了,12点多了,还没睡着。看时间太晚,放下小说,关了灯。尽管闭上眼睛,还是没有睡意,奇奇怪怪的一些想法涌上心头。那块深色的息肉在脑子放大,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吧,吞咽困难,嗓子发哑,然后呢?再联系前些日子总是鼻子发干,牙龈出血。如果医生告诉我目测不确定,需要做切片?那我怎么办?

              每逢我有个头疼脑热,自己根本没在意,妈妈就担心的不行,电话催我按时吃药打针。有一次妈妈说:你可得好好的,我还指着你给我养老呢。我笑妈妈多虑了,赡养爸爸妈妈是我的责任啊,这还用说。可是,我可不能先……眼睛酸酸的。还有我的儿子,最近变得越来越不听话,对学习始终不能自动自觉,说多了嫌烦,不说根本就不动,即将进入青春期了吧,叛逆的苗头已经冒出。如果…..会有另一个女人吗?睡我的老公,打我的娃?这时候,一行眼泪一下子就冒出来了,流到发间,快要钻进耳朵了,痒痒的。抻过被子,蹭了蹭。如果……朋友们会来看我吧,像新月住院时收到大家的鲜花和水果,想来新月一定很高兴。我也会高兴的。想是一定会有朋友为我伤心,伤心一会也就过去了。谁都是过客,不管多久,终将过去。枕巾已经湿了一片。赶紧睡觉,胡思乱想时,能睡着是一种幸福。

              早晨起来,眼睛有些肿,决定一个人去医院,医院有个要好的姐姐会陪着我,心里安定很多。还想着,如果真是什么不好的病,怎么跟爸爸妈妈老公孩子说,先不说最好。打车到了医院,姐姐已经等在那里了。直接来到耳鼻喉科,有医生在,简单看了看,扁桃体红肿,发炎了。上边有块息肉,也很肿,先消炎吧。打滴流吧,不愿意打就吃药,先看看。息肉问题不大,消炎了后再看看。两分钟病就看完了。呵呵,没那么严重,自己吓自己。

      广告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