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散文随笔
  • 今日 0
  • 帖子 4296
  • 关注 44
  • 分享赚RMB

  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关注:44 内容:4296

    人到中年,心念远方的父母,照顾身边的小儿。谁的生活不是在路上!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散文随笔
    •   习惯了出门,赶车,把自己放在路上,插上耳机,或者一本书,并不感觉异常,身体的停滞或者移动,并不会影响思想还活着,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
        要赶火车,并没着急,慢慢的洗脸梳头,吃妈妈做好的早饭,粘豆包,妈妈说,出门吃正好,禁饿。倒是我爱吃的,小时候常吃却也没吃够,如今再吃,好像更多的成了记忆里小时候的味道。

        下楼便有一辆出租车,乘客刚下车,我直接上了车。刚走出几百米,就发现手机忘带了,赶紧请求司机师傅调头回去,借司机师傅的电话让老爸帮我把手机送下楼。车到家门口,老爸已经在等我。老爸没穿外套,赶紧接过了手机,又继续赶往火车站。

        貌似不急不忙,却还是落了东西。本不想让爸妈看出我的留恋,却还是匆忙里留下了别离。

        还未到春运,车票并不难买,排队买票,有座号,安检,候车,还有十几分钟。站在候车的队伍里,耳边没有什么大声喧哗,却在众多的声响里听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人声的嘈杂,仿佛那时得了中耳炎,耳边只有嗡嗡的声响。站在人群里,常常会感到孤单。火车站,流动着多少家乡和异乡的人。我叫作家乡的这个地方,却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,悄悄的来,只在妈妈家里呆着,除了跟老妈去了一趟附近的超市,基本没下楼。喜欢窝在爸妈身边,就张罗一天吃什么,没事就打麻将,喝茶,聊天。这样的亲情让我安静,眷恋这种舒服,宅着,是安稳的宅,不急,不念,连窗外的日升月落都并不影响情绪。想着,已经开始检票,随着人流往前走。离开,总是莫名惆怅,说不清那是结束还是又一场开始。

        松原火车站在扩建,长春火车站也在修建。已经找不出去过很多次的医院的路。问路南广场地下通道的入口。那位老师傅一直陪我走过一百多米,把我带到通道门口,并说上次自己走错了,绕了很远的路。感谢好心热心的老师傅,不叠声的道了感谢。

        去医院坐公交的车上,一位大姐喋喋不休的谆谆教导的跟司机师傅说着话,听一会大概是司机抱怨路人走路不看路,撞死都不解恨。大姐从心理态度世界观等等分析着,像一个传教士。司机不耐烦的皱眉,说着我活了三十几年是等你来说教的?大姐闭嘴了。我往里走了走,努力穿过拥挤,不再站在司机旁边的空地,我甚至有一丝担心,担心司机一时失控去撞南墙。这个世界啊,太多抱怨。

        回家的路加起来并没走太远,却因单行,须得倒车。再次坐上火车,一个靠窗的座位,是我喜欢的。对面坐的是一对年轻恋人,偶偶私语,却是火车的乘客距离实在不能再远,尽入耳里。一对出来玩的大学生恋人,一会就学习的某个问题相互争论,一会说笑着说着情话。心生羡慕,年轻真好。窗外是北方冬日的原野,大地素白,树木,村庄,掠过窗前,阳光晴好,火车内开着暖气,很热,我脱下羽绒服在膝上抱着,有些昏昏欲睡。

        另有一个一路打着电话的年轻人的声音响了很久,话语里三句得有两句是问候他妈的。听着极不舒服。同一个时代的年轻人,也有天壤之别的生活。时代不知,有时候我们自己也是不自知的。而个人的际遇和努力之于时代或许不会有多大影响,而之于我们自己却是多么重要。

        忽然惆怅,宝一向不肯在学习上付出努力,自是聪明的,真学起来看得出并不吃力,可是总是不肯用心向学,沉迷电脑手机游戏,并没有明显的缺点,或者说在生活能力,家人生活里还是优秀的。想起前几日看到的一句话:现在辛苦两三年,将来会幸福很多年。讲给他听,不知他对辛苦和幸福理解多少。这一次把他留在了姥姥家,给姐姐一起学习,不知会不会有些进步。

        想到这,却是不困了,火车穿过两条隧道,窗外的树快速的倒退着,大地还是那么洁白,远处已经看得见矮山上的电力风车,火车已经快到铁岭。到家了。这个工作生活了二十年的城市。我依然要随着它的喧嚣而热闹,随着它的宁静而安详,从而淹没个人的悲喜。

      人到中年,心念远方的父母,照顾身边的小儿。谁的生活不是在路上!

      艄公诗·陌上行·下平十一尤·2019·3·18·13·48

      春分渐近柳梢柔,暖日晴岚靓陇邱。

      坝外平畴鸣布谷,河边旷野唱斑鸠。

      驱犁翻地新农主,划棹逐波旧贾舟①。

      莫立滩头忻钓叟②,当思赋句赠朋俦。

      注:①不要站在滩头忻慕垂钓的人了,因为钓到的鱼只会放到人家自己的鱼篓里!②贾舟,商船;贾读gǔ。


      回复

      广告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