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发布
  • 注册
  •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关注:47 内容:4296

    《妈妈的乳房》友说我,像个还没断奶的孩子,我脸一红。有些心事无法消解,就真的买了车票回了妈家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• 当前位置: 乐智文学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    • 散文随笔
    •     友说我,像个还没断奶的孩子,我脸一红。有些心事无法消解,就真的买了车票回了妈家,虽然没跟妈妈说什么,却蜷缩在妈妈身边,并且把手放在了妈妈的乳房上,然后跟妈妈说,“妈,让我睡会啊。”妈妈什么都没问,打开电热炕的电源,拽过被子盖在我的腰上,手还在我的背上拍着。妈妈的乳房很大,松软的耷拉着,是很柔软的,比我的抱枕还要软很多,有着温热的温度,乳房的皮肤已经不再光滑,有着细密的褶皱,我托着妈妈的乳房,还往上推一推。把脸也凑近,我贴在妈妈胸前,整个人很快就放松下来,谁知道在这之前,我已经有好几天失眠在夜里,不停地数星星,数羊。

          闭着眼睛听妈妈轻轻地说话:“二姑娘啊,三个孩子就你没吃着妈妈的奶啊,生你那会,七十年代时候啊,生活条件都不好,吃的都不充裕,怀孕带着你的时候啊,妈妈得了肺结核,这病传染,这心那,一直放不下,总怕把病传给你。万幸啊,没事。”妈妈的手还拍着我的背,我想,小时候妈妈也一定就是这样哄着我。听妈妈接着絮絮地说:“没传上病,就好,可是你的身子弱,可瘦了。可怜一点奶都没有,小嘴啊,拱啊拱着,妈妈只好想办法给你找吃的。那个时候连奶粉也是没处买的,是沈阳你大姨给邮寄来的代藕粉,给你冲水喝。谁想,姐几个,你还长得最高,就是还有点瘦。”这些话,听妈妈讲过,可是我还是爱听,就像我就还是妈妈可以抱在怀里的小婴儿,咂着嘴要吃的,有吃的就不哭了一样。这么想着,我竟然睡着了。

          不知睡了多久,十分钟还是两个小时,反正醒了的时候,我的手还在妈妈的乳房上,而妈妈依然坐在我的身边看着我。

      曾几何时,我也是这样看着我的孩子。盯着他通红的嘴唇,睡得有些微红的小脸儿,嘴角有些撇,好似有忧伤的梦侵扰。我也给他盖好被子,坐在床边。我忍着没伸手去拍他,他长高了,高出我一个头,已经嫌弃我走得慢,嫌弃我唠叨,有多久不曾拥抱过。十七岁了,还有一年法定上他就是一个成人了。此刻,他有了微黑的胡茬,有了突起的喉结,和睡着还紧蹙着的眉。我想着他还小小的时候,小嘴裹着我的乳房,奶水不足,他不停地吮,乳头裂开了口子,淌出血来,那小嘴唇更红了。我疼得只咧嘴,却没出声,甚至没阻止孩子继续吸吮。他停下来,不是吃饱了,而是吃累了,也这样皱着眉睡着了。小时候,困扰他的是没有能吃饱的奶水,而现在他的烦恼是什么呢?青春期的孩子,说话少,笑容少,看得出他不快乐,于是我也很难过。

          妈妈看我醒了,说着爸爸已经做好饭,拉着我去吃饭。从不跟爸妈诉苦,尽挑着生活里的乐呵事跟爸妈说,离开家工作后,我进了管理岗,被评了先进,通过了职业考试,有一点小成绩就急着汇报。这几年,却是怎么也选不出喜报跟妈妈上报了。在心里,总觉得没能成为爸妈的骄傲而开始内疚。甚至连孩子也没能培养成期望的样子,内心的失落越来越多,对自己的失望越来越深。于是总听妈妈对我说:“知足是福。”嗯,我说,我记下了。

          没有在妈妈家多住,临走,我拥抱了妈妈,还撒娇地用手去抚摸妈妈的乳房。妈妈扶起我,说:“姑娘,好好滴啊。”我使劲地点点头。回来坐在车上,心里平和了许多,也更有力气面对不平静的生活了,内心里不再空空如也,我知道,那是爱。

      《妈妈的乳房》友说我,像个还没断奶的孩子,我脸一红。有些心事无法消解,就真的买了车票回了妈家《妈妈的乳房》友说我,像个还没断奶的孩子,我脸一红。有些心事无法消解,就真的买了车票回了妈家《妈妈的乳房》友说我,像个还没断奶的孩子,我脸一红。有些心事无法消解,就真的买了车票回了妈家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