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分享赚RMB

    散文随笔 关注:42 内容:4280

    我爱家乡的大白菜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 我爱家乡的大白菜

      王英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我对家乡的大白菜有一种割舍不掉的感情,这种感情根深蒂固,流淌在漫长岁月记忆之中,如影陪伴。我的家乡地处冀中平原,土地肥沃,长出来的大白菜叶青如翡翠,茎白似玉脂;切开后,水灵鲜嫩,呈半透明的白绿色,味道鲜美,营养丰富,可谓是是老少皆宜的清淡美食。

      童年的时候,一到冬天大白菜成了家里的主打菜,我们天天都要吃。在整个冬仨月里,吃的最多的就是大铁锅熬白菜了,粗粗壮壮的大白菜,被母亲清洗干净,竖着一分为二,肥肥厚厚的叶片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嫩黄嫩黄的菜心藏在中间,特别赏心悦目。母亲接着再把白菜切成2厘米左右的段,然后放到锅里和粉条一起炖,铁锅的四周再贴上一圈玉米饼子。灶膛里火苗欢快的跳跃着,不大功夫热气从锅里冒出来,随之溢出来的就是食物特有的香味了。出锅前,母亲会淋上一勺提前用葱花炸过的豆油,菜汤的香气便在屋里弥漫开来。寒冷的天气里,一大家子围坐在炕桌上,嘴里咀嚼着香喷喷的玉米饼子,喝着碗里热腾腾的菜汤,一个个吃得额头冒汗,浑身感觉暖暖的。

      我认为家乡白菜是最有平民情怀的蔬菜了,它们如同家乡的父老相亲一般实在和宽厚。白菜的这种宽厚大度,让冬日的母亲有了施展厨艺的余地。巧手的她总能用这单一的食材,为大家料理出不同口味的菜肴。金黄柔嫩的菜心,撒上盐,滴些醋和香油,就是一道爽口的凉菜。切下来白菜疙瘩,经过油盐醋一腌,脆生利口。年三十晚上,一盘凉拌白菜心放上一勺白糖,就成为大人们下酒的菜肴;当然我最爱吃的是猪肉白菜馅水饺,吃起来是那么的香,伴着喜庆的春节让我感觉生活真美好。

      古人说“布衣暖,菜根香”,家乡的白菜可以和任何一种食材搭配,做出,可口的菜肴,蒸、熘、炒、煮熬可谓五花八门。比如家乡的白菜烩豆腐,就是大家非常喜爱的。在我童年的生活里,无论白菜们做成何种菜肴,都令我吃得喉门生津,唇齿留香。那年月每到冬日,谁家如有一大堆白菜,家里的大人心里就踏实许多。

       改革开放以后,一年四季菜市场里的蔬菜品种很丰富,辣椒、茄子、豆角、芹菜,还有以前闻所未闻的蔬菜,如空心菜、紫菜头等,加上闯进家乡菜市场的各种南方蔬菜、国外蔬菜,人们在生活里,可以任意选择自己中意的蔬菜了。白菜在如今这个食物极大丰富的时代,没了显赫地位和高贵身价似乎是一种必然。

      老作家汪曾祺说过:“蔬菜的命运,也和世间一切事物一样,有其兴盛和衰微。不过值得欣慰的事,家乡的大白菜因为个小、帮细、紧实、口感佳等优点,却受到人们的追捧。为了增强竞争力,政府帮助菜农申请注册了“东杨庄大白菜”和“霸州绍菜”的商标,并通过河北省绿色食品办公室认证,获得绿色食品标识,在市场上供不应求。不仅走进津京的各大超市,而且还远销海外,成为家乡人们发家致富的一个重要途径。

      家乡的大白菜以天然、淡雅、清醇的品质,被广大百姓所喜爱。而对我个人而言,它又宽又厚的叶片层层包裹着的,就是乡情与眷恋。每每在吃家乡大白菜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更多的是咀嚼,白菜们那来自灵魂深处的乡土气息。

      我爱家乡的大白菜,它们简简单单,平平常常,清澈中飘动着馨香。和家乡的人一样,清清白白,干干净净!

      广告

      你需要登录,才能进行发帖操作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