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发布
  • 注册
  • 微小说
    微小说 关注:33内容:159 发表
  • 回复
  • 最新
  • 精品
  • 微小说江涵雁影梅花瘦,愿为风雪不二臣。

    江涵雁影梅花瘦,愿为风雪不二臣。 雪儿,以后我不准你用这句诗,来表明自己。 那那用哪句? “天地苍茫我为主,风卷梅花雪为臣”。 啊?我可不敢。本来我是敬仰天地,将自己当作雪的臣子。...
    库沃 2年前 2.4k 16 来自 电脑端
    远安 2月前

    微小说我一屁股瘫坐在地上,不知所措,一股冰冷凉意霎时遍及全身。

    恍而,眼前一片漆黑。我,失明了吗?恐惧跟在“滴哒”声后,由内向外扩散,渐渐我通体发寒,瑟瑟发抖起来。我惊恐地向四周呼吼,乱走,最后用双手一点一点摸索。粗糙嶙峋的石壁,湿润又扎手的感...
    陈文臣 2年前 2.6k 9 来自 电脑端
    芦国柱 9月前

    微小说《寒窗美人雪》之安雪臣劫天牢大狱。

    《寒窗美人雪》之安雪臣劫天牢大狱。 漠北喜欢桃花,喜欢红粉。他现在在天牢大狱里。安雪臣着了一身粉装,戴上面纱。抓起飞雪剑,向禁城天牢大狱赶去。 她抱着死的心,去救漠北。哪怕看一眼也...
    凡夫俗子 2年前 2.8k 4 来自 电脑端
    汤圆 11月前

    微小说百乐门,凌川千慧。她今天没有穿和服,确切地说,她偷偷换了一件从法国巴黎舶来的新时装。

    漠北君? 慧子? 百乐门,凌川千慧。她今天没有穿和服,确切地说,她偷偷换了一件从法国巴黎舶来的新时装。一件大方优雅又含蓄内敛的清纯小黑裙。她今天格外的漂亮,因为她要见一个人,一个叫...
    mm9548 2年前 2.5k 1 来自 电脑端
    汤圆 11月前

    微小说记忆中的那个时代 魔王的黑暗笼罩着大陆 世界在噩梦中挣扎 人们在痛苦中哀叹 绝望蔓延的日子里

    记忆中的那个时代 魔王的黑暗笼罩着大陆 世界在噩梦中挣扎 人们在痛苦中哀叹 绝望蔓延的日子里 十二天神 从天而降 奇迹之岩 达那 诞生十二圣战士 光之吐息中 魔王被毁灭 消失的希望...
    历懂 2年前 2.5k 2 来自 电脑端
    静静 11月前

    微小说冰封湖山雪漫城,万物戴孝呜咽凄声声。蝶恋花丛不堪忆,痴风一恨,卷来梅花红

    冰封湖山雪漫城,万物戴孝呜咽凄声声。蝶恋花丛不堪忆,痴风一恨,卷来梅花红。漠北跪在坟前,痛默良久。雪花飘落到他的身上,一个曾经风流倜傥放荡不羁地翩翩公子哥,此刻跪在墓前,痛默哀思。...
    漠北 2年前 2.4k 3 来自 电脑端
    舞文弄墨 11月前

    微小说剑砍不爽,夺刀霹雳。马嘶哀嚎里,终看见一个血人,跨在马上,血刀狂斩

    北爷要回家么? 嗯。 那北爷回家去,敌国来了怎办? 敌国来了,自有良将。 可敌国最畏惧的是北爷你呀。 正因为如此,我更要卸甲归去。我已经老了,也是时候呈出虎符,交于少年英豪了。 北...
    漠北 2年前 2.4k 1 来自 电脑端
    你的男孩 1年前

    微小说《农民工三毛的故事》 第七十章:三毛要学风割

    《农民工三毛的故事》 第七十章:三毛要学风割 连日来,单美吹一直在烧电焊,三毛一直在切割角铁。 “单师傅!这条槽钢尺寸太大,不能切割,要风割才行。” “三毛!把乙炔拉过来。” 三毛...
    阳洪霞 2年前 2.4k 2 来自 电脑端
    你的男孩 1年前

    微小说错过

    已是三月中旬,路边的玉兰开得甚好,粉白的花瓣清高地树立于枝头,她很诧异为何玉兰枝上不曾有一片叶子,唯花朵如杯状盛开,兀自挺立,仿佛超脱的谪仙人,俯瞰众生,  &...
    汤圆 1年前 5.6k 14 来自 电脑端
    温一阁 1年前

    微小说白发三千丈黄药师原创微小说(过年鸟人)

    长着一对让人羡慕的翅膀,追求世间温暖之春。飞翔在饥寒的岁月,渴望打开幸福之门。拥有一双创造万物的手,却始终解不开名利金钱的红绳。忙忙碌碌到白头,一生悲壮在红尘。你是鸟,我是人。我们...
    陈文臣 1年前 2.4k 1 来自 电脑端
    静静 1年前

    微小说深秋夜半

    树木被月光歪曲成诡异的形状,魅影飒飒。 一阵踏着落叶的脚步声划破沉寂,一个面容憔悴的一身青衣的剑客持一酒壶而来。 “你来了。”女子微哑的声音响起。 “是,我们之间,该有个结果。”他...
    083215 1年前 2.7k 3 来自 手机端
    随遇而安 1年前

    微小说谈壶

    十九陆庵向客人添茶道:“二位道长远道而来,不妨多呆几天。山上水泉甘冽,蔬菜鲜香,虽比不得那名山大川,倒也是个修心养性的好地方。”汤道长呡一口茶道:“这味道不错。这里比山下那些烟熏火...
    paoshutai123 1年前 3.2k 6 来自 手机端
    辽海散文 1年前

    微小说错失

    错失 “姑姑,我们在一起吧!” 那一年,他十六岁,她二十二岁,他高二,她大一,他就读于名校,她在普通大学混日子。他帅气阳光有知识,她普通阴郁没才华。可是,这无法阻挡,他爱上了她的事...
    雨城辰曦 1年前 2k 4 来自 手机端
    随遇而安 1年前

    微小说《农民工三毛的故事》 第七十九章:磨光仔的故事

    《农民工三毛的故事》 第七十九章:磨光仔的故事 磨光仔也是挺优秀的。 猎猎寒风中,公司正在举行优秀磨光仔表彰大会。 台下,黑压压的一片,站着八百余名磨光仔。他们的脸黑乎乎的,宛如锅...
    阳洪霞 2年前 2.3k 1 来自 电脑端
    嘿客 1年前

    微小说(爱不释手――璞)与死神共舞之二十五

    你的沉鱼落雁, 让我失去了整个江山锦绣。 你的国色天香, 让我肢离破碎了人生路。 一颗心, 破胸化成一轮明月当空, 而你转身, 竟是最后的回眸。 你来时, 山雨风满楼。 你走后, ...
    陈文臣 2年前 2.4k 1 来自 电脑端
    嘿客 1年前

    微小说对了北少,你的胸闷好些了么?我给你煎了雪梨。

    《寒窗美人雪》夏西? 北少?北少你回来了? 嗯。 吃饭了没? 吃了。 快进家吧。 嗯。 你坐门口在干什么? 我在等你啊,哦不不是。 我知道你是。来让我抱抱。 嗯嗯,抱抱。 快回厢房...
    爱你娇娇 2年前 2.5k 7 来自 电脑端
    尘埃 1年前

    微小说进攻!”一声号令,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少年骑士催动战马,向面前充当“敌人”的草人们冲去。

    进攻!”一声号令,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少年骑士催动战马,向面前充当“敌人”的草人们冲去。 随着一声怒喝,棕红色的头发随着动作微微一扬,一杆长枪率先贯穿了“敌人”。 “啪!”固定用的木桩...
    mm9548 1年前 2.6k 1 来自 电脑端
    尘埃 1年前

    微小说《寒窗美人雪》河月!孤城河月!

    《寒窗美人雪》河月!孤城河月! 孤城河月,吹奏一阙。 何年何月,是谁爽约。 潇潇白露,莹莹霜雪。 湛澜夜上,上官明月。 我等良人,良人也恶。 河孤月明,是他爽约! 箫煞!箫声箫煞。...
    依伊 2年前 2.5k 2 来自 电脑端
    尘埃 1年前

    微小说巴哈拉王宫的一间小型会客厅里,国王亚尔穆斯端坐在窗边,享受着微风轻拂的舒适。旁边的茶几上,放着一壶热茶和两只茶杯。 书记官菲利特走了进来。

    第二幕 誓约 巴哈拉王宫的一间小型会客厅里,国王亚尔穆斯端坐在窗边,享受着微风轻拂的舒适。旁边的茶几上,放着一壶热茶和两只茶杯。 书记官菲利特走了进来。 “陛下,宰相大人到了。” ...
    爱你娇娇 1年前 2.5k 2 来自 电脑端
    墨客 1年前

    微小说雪儿踉跄地奔回竹林雅舍,还才到刚上山的花幽小径,就看见满满的蒙着面的死人

    夜,很静。猛然里一道红影穿来继而一道剑光闪过,叮地一声轻响,两把剑光在黑暗里纠缠了起来。 确切的说,其中一把不是剑,是扶桑刀。 那红衣女子就像是个煞血妖魅,剑道之术已在幻境,那妖刀...
    漠北 2年前 2.3k 1 来自 电脑端
    凡夫俗子 1年前
  • 实时动态
  • 偏好设置
  • 返回顶部
  • 侧栏位置: